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资讯 >

吕佩尔茨:提倡回归绘画 自称天才大师

2020-11-16 19:58:40

艺术家:吕佩尔茨

4月27日,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内,从座位到走廊,全坐满了人。一场“绘画的当代方式——吕佩尔茨与德国新表现主义”的对话正在这儿举行。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,中央美术学院易英教授,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院长马路教授作为对话嘉宾,与艺术家吕佩尔茨展开了这场交流。在对话结束之后的提问环节,一位学绘画的女生向吕佩尔茨提出了一个问题:“我是一名学生,我对绘画的理解是个人情感的宣泄,但我的导师告诉我艺术需要控制,想问问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?”

德国新表现主义大师吕佩尔茨因时代美术馆个展来华,期间在北京举办的一场沙龙,一场讲座以及一场对话,已经回答过许多人关于许多问题的提问。除了学生,也有教授,甚至学者,都纷纷对他,对他的艺术,对他如何看待艺术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。他走到哪儿,哪儿便有他的粉丝,这些“吕粉”的热情一点不亚于那些追偶像的少女们。吕佩尔茨的火让人想起了最近这一段时间西方大师来华的热潮,几乎每一位大师都能在当代艺术圈掀起一番风波。当他们人走茶凉后,我们不得不去思考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在中国如此受欢迎

在批评家彭德对之前一位大师大卫·霍克尼为何能引起大家争相朝拜他的原因进行分析之后,我们似乎了解了一些内情,他总共分析出了15点原因:1,他的画面通俗轻松,悦目赏心。排除了内涵和思想,具有时尚般的亮丽,而时尚从来是现实世界的宠儿。2,风景写生重新被看重的中国画坛,见到出自写生的霍克尼,仿佛失联者找到了救星。3,霍克尼大谈技法,正是照本宣科的美院师生关注的话题。4,反过来看,朝拜是对中国学院派和当代艺术黔驴技穷的厌烦。5,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,尽管攻出来的总是珉。6,霍克尼是贡布里希评论过的艺术家。贡布里希的著作被人奉为画坛圣经。霍克尼名声大振,同贡氏学术统治大半个中国艺坛直接关联。7,霍克尼声称自己受惠于中国画透视法,调动了爱国者们的自豪感。8,当代艺术批评界的高手联手推介。9,年轻画家不知道八五新潮曾经关注过霍克尼,以为是新发现的名流。10,霍克尼不断采用新技术新材料,感觉青春未老,能引发学子们的好感。11,按霍克尼的自述,手绘似乎比佛教徒旋转经筒更有益于身心。12,霍克尼热衷的摄影现已普及,相关的电脑制图技术大家都感兴趣。13,其作品简明艳丽,在手机屏幕上也清晰可辨,不像中国画家的图像复杂罗嗦,缩小成手机画面后琐碎不堪。14,电子传播手段对霍克尼的影响产生了放大效应。15,霍克尼同性恋经历与中国大学校园的同性恋暗潮,一拍即合。

而马库斯·吕佩尔茨这位提倡回归绘画,且自称天才的大师,又为何能在中国艺术界掀起风波?却甚是让人意外。

首先,吕佩尔茨提出的回归绘画的观点,是对许多当下中国艺术界“绘画过时论”拥护者一生工作的否定,而这位艺术家如此长久的成功不仅狠狠地给了这群人一记耳光,而且这群人挨了打还得陪着笑脸,说他打得很对。

吕佩尔茨认为:新媒体、新材料不会给绘画带来什么新变化,相反认为画板、画布才是绘画的前提。在版画家王华祥看来,这是对从杜尚到博伊斯、克莱因的一种对抗,因为这些人几十年的艺术实践即旨在终结绘画,甚至是艺术,而吕佩尔茨依旧在谈手工与技术活的重要性。

似乎艺术界不再流行生产大师也是从杜尚他们开始。自诩天才的吕佩尔茨却并不这样认为,他说:“天才的概念来自于19世纪,当我们回顾那个时代,我们发现天才用在很多其他的门类当中。比如说我们会用足球天才,时尚创造者我们也会用天才,或者是一个天才的演员,但是所有这些天才概念的使用都是由传媒散播的,和我们绘画中谈及的天才毫无相关。在德国本土,他们会说天才应该是恩赐的,你不能自己赋予,只有时代来定夺你是不是天才。我根本不想等到死后,人们才说我是天才。我必须自己感受一个天才的状态,我要成为一个独树一帜的画家。”

不得不说,吕佩尔茨这份敢于自夸的勇气与自信是值得敬佩的,至少在我们这个讲究东方礼仪的国家,这样的行为是很容易让人反感的。但吕佩尔茨却不以为然。当他拄着拐杖,满手的金戒指,穿着西装,不带任何夸张语气说出这句话时,莫名让人产生了一种信服感。吕佩尔茨时代美术馆个展的策展人Beate Reifenscheid在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,用一句话来形容她认识的艺术家,她说:“这是一位极具个性魅力的人!”对此,吕佩尔茨欣然接受:“关于我的个人魅力,我不遗余力地希望是无边无际的。如果我不是一个画家,或许我会更有魅力。当然我在工作时与我在公共场合是完全不一样的,出于对公众的尊重,我所有在公共场合出现的时候,总会把自己扮的很有魅力。”

然而这位敢于反叛,充满自信的“天才”,又同时承认:我们追求完美,但却无法企及。这是他心灵与心智上的承重的负担。他说他所谓的天才是:“在已有的造型艺术以及艺术史知识的基础上,能够有一点点超越,这才是艺术家个体性、独特性的体现,也是艺术之所以发展的核心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每个画画的人都需要成为’天才\\’。”

对于这些西方大师为何在中国如此火,而中国是否还是需要大师的状态,范迪安以他作为院长的角度进行了总结:“这段时间中国不断邀请国际知名的大艺术家、大学者展开交流,比如霍克尼展览,丹托国际艺术研讨会,展示对世界学术界的关怀,我认为这里面有两层学术意义。第一个,在网络时代,我们将学术知识和思考置于虚拟空间,图像网络使我们越来越便捷地看到世界的展览,了解艺术史和大艺术家的情况,但使我们忘记了原作和本人的价值,从而忽略了面对原作展开更多的讨论,面对本人展开真正的对话。第二个,通过广泛的交流建立更新层面的互文性。比如霍克尼讲到中国绘画,他认为中国的绘画不考虑阴影,这点我们早就知道是自己的传统,但怎么把这个传统和今天的绘画表达相结合,从别人对我们的绘画理解中,我们又得到一些启发。文化相互交流,在这样一种互鉴的过程中促进智慧的生成。”

最后,以吕佩尔茨的对女学生提问的回答作为结束:“有许多人关于我的作品做出了不同的解释,这些解释常常让我很吃惊。但其实艺术不存在任何正确的照本宣科的东西。艺术更像是一种信仰,就像徒弟要信师傅,赞叹他,敬重他,必要时帮他开门,拿衣服,端茶倒水。您提的这个问题没有答案,你需要自己去找。把自己的理念变得有自主性。你对艺术的立场要自己定夺,但在你尚不知晓时,你就姑且相信你老师告诉你的那些吧。”

责任编辑:田爽


白小白 https://www.kugou.com/yy/singer/home/185839.html
星娱生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