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戏剧歌舞 >

京剧《建安轶事》幕后的故事

2020-10-15 13:35:20

在第六届中国京剧节上,湖北省京剧院精心打磨的大型原创京剧《建安轶事》一举夺得一等奖头名。作为11家国家重点京剧院团之一,该院在新时期里续写着辉煌。

  湖北是京剧的重要发源地。近两百年来,京韵的铿锵与妩媚一直萦绕在楚山汉水之间。

  湖北京剧不断谱写着动人的华章,名家辈出,精品迭现。如今,一大批菊坛新秀也成长起来,京剧艺术发展绽放出更加蓬勃的生机。

  近两千年前,一位名唤蔡文姬的女子,历尽沧桑又满腹才华,做《胡笳十八拍》和《悲愤诗》,在历史上投下一道长长的背影。

  蔡文姬的题材古今多有演绎。在现代舞台上,京剧、昆曲、越剧、豫剧、吕剧、评剧、山西北路梆子等诸多剧种都塑造过她的形象。而2011年湖北省京剧院精心打磨的大型原创京剧《建安轶事》,别出心裁地演绎了这位才女归汉后的故事,在第六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上斩获一等奖头名。

  漫天风雪中,蔡文姬一袭天蓝胡服,策马扬鞭,从匈奴归来,一段故事也由此展开……

  超强班底打造新文姬

  据史载,蔡琰字文姬,东汉文学家蔡邕之女,博学有才辩,通音律,初嫁卫仲道,夫亡归母家。汉末战乱中为匈奴左贤王掳为妻,居匈奴12年,生二子。建安年间,曹操以金璧赎回,再嫁董祀。

  舞台上的蔡文姬形象众多,其中颇有反响者,前有程砚秋的京剧《文姬归汉》,后有郭沫若的话剧《蔡文姬》,近有评剧《胡风汉月》,但均叙说其在匈奴期间或归汉途中的情景。

  著名剧作家罗怀臻应省京剧院之约,创作了《建安轶事》剧本,独辟蹊径,从蔡文姬“三嫁”下笔,以浓重笔墨叙说她归汉后与董祀由“被成亲”到真心相许的故事,刻画了乱离之世的情感微澜。

  为了把这个别样的蔡文姬立于京剧舞台,省京剧院集结了超强班底:总导演曹其敬、作曲朱绍玉、舞美指导刘元声等,个个都是“腕儿”。

  戏里,铺开一段一波三折的情感故事——

  在曹操夫妇撮合下,蔡文姬与小其12岁的董祀成亲,二人以姐弟相称,渐生情愫。孰料,董祀因违反禁酒令被判斩刑。为救夫君,她蓬头跣足,风雪夜奔,赴曹府求情,救下夫君。从此,情意两心知。《后汉记》成书,两人同奏宫商,隐居终南山中。

  菊坛新秀挑梁演大戏

  省京剧院30余年来,一直以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朱世慧的丑生行当领衔,先后创排了《药王庙传奇》、《膏药章》、《法门寺》等一系列优秀剧目。

  此次推出的《建安轶事》,是该院“华丽转身”的一次尝试,不仅以旦行挑班,而且排出了由新生力量担纲的年轻阵容。

  朱世慧退到幕后,当起出品人;超强的班底,力捧两位“80后”演员。

  饰演蔡文姬的张派青衣万晓慧,扮相俊美,表演自然熨帖,唱功不俗。饰演董祀的叶派小生王铭,扮相英俊有文气,唱腔爽朗有韵致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为这两位新秀当“绿叶”的一众演员,如老生尹章旭、花脸江峰、老旦易艳,表演均可圈可点。尤其是这台戏大胆地打破“花脸曹操”的窠臼,首次以老生行当演曹操,也彰显出曹操的文化胸襟,充分展示了省京剧院从不墨守成规的创新意识。

  戏美情真打动观众心

  六京节之前,《建安轶事》已在武汉演了十几场,深受好评;六京节上,两场演出十分火爆,一票难求;岁末,走进武昌区一个宣传文化社区演出时,无论老者还是年轻人,都被深深吸引。《建安轶事》的故事并不复杂,然而情节跌宕有致。戏美,情真,使这出戏俘获了观众们的心。

  “悲莫悲兮悲莫悲,不知乡关何处兮,不知魂魄之所归。身还中原兮难舍大漠北,一把浊泪兮胡汉两地挥。”台上蔡文姬情伤不已、珠泪轻抛,台下观众亦沉浸在这种人生况味中。

  听闻董祀称呼自己从“邻家姐姐”成为“我的夫人”,蔡文姬喜极而泣,开怀而笑。两人历经波折见真情,无论白发老者还是年轻观众都不禁报以热烈掌声。

  “终南山林好归处,闲看云卷与云舒。”完成《后汉记》编著后,蔡文姬和董祀相偕归隐。写意的布景,美好的结局,使年轻观众不禁感叹:“好浪漫!”

  有个小插曲令人难忘。六京节上的首演结束后,来汉出差的德国老人阿伯丁从观众席走上舞台,把热情的拥抱送给了万晓慧。他说:“我不懂中文。但是爱与生活,不需要语言。你们的故事深深打动了我。太美了,太迷人了。”

  编剧说戏

  拨动人的心弦,触动人的情感,发掘人性的秘密,这是文学艺术的最高境界。但是现在许多人把京剧当作“把玩”之物,这就会成为纯技艺的东西。

  我们要找回京剧丢失的感动。在感动的基础上,再用那些曼妙的身段、优美的唱腔、华美的服饰,来服务于情感和意蕴的表达。这样才是艺术,而不是一出杂耍。叩动人们的情感,是可以跨越时代、跨越年龄、跨越学养的。

  ——罗怀臻

  专家评戏

  这出戏是湖北省京剧院转型期的标志性作品之一,青年演员万晓慧也是值得关注的人才。曹操在这出戏里的扮相和身段是一种创造。

  ——戏剧评论家安志强

  这出戏行当齐全,唱念做舞非常赏心悦目。我用八个字概括:“中原京剧,大家气象。”剧院、导演和编剧的最大成就在于推出了这批年轻的演员。

  ——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副主任李春喜

  戏迷看戏

  这出戏中有非常值得一看的青衣小生对儿戏。蔡文姬的难演就在于她不是普通青衣而是大才女,要演出气质来,张派青衣万晓慧做到了。近年最流行的小生是叶派,适合演周瑜这类英武人物,演书生气十足的角色就要看演员的掌握度了,小生王铭演出了董祀的书卷气。蔡文姬和董祀从相识、排斥,到相知相爱,十分有戏,这段一波三折的姻缘是戏之精华。

  ——网友“曹老”

  菊坛新秀

  当家青衣80后

  看过《建安轶事》后,省内外专家给予高度评价,认为万晓慧既在戏中较全面地展示了艺术功力,也显示了巨大潜力,是一位堪当大任的“角儿”。湖北京剧界又涌现出尖子人才,令人欣喜。

  一位“80后”,演活了三披嫁衣和为人母的蔡文姬。省京剧院推出的精品剧目《建安轶事》,让更多戏迷喜爱上青年演员万晓慧。

  生活中的万晓慧,扎着马尾辫,文静又不失时尚气息,仿佛邻家小妹。在快节奏的都市生活里,这位年轻女孩却选择了坚守传统艺术,咿呀呀地唱着心爱的京剧。一站上舞台,她就是端庄俊雅的大青衣。

  万晓慧是黄石籍姑娘。她的母亲万惠君以前是当地一名汉剧演员,既唱青衣也唱小生。小时候,她经常在台边看母亲演戏,一坐就是几个小时,还有模有样地学着戏里的动作,用袖子遮面饮水,发出“喂呀”的长叹,用中指拭目……

  也许是耳濡目染,万晓慧爱上了戏曲艺术。1993年,当同龄女孩还在母亲身边撒娇,只有12岁的她却远离家乡,到北京市戏曲学校学习青衣。3年后回到湖北,先后考入湖北省艺校、华中师范大学声乐表演系学习。2002年8月,她正式成为省京剧院的一名青年演员。

  练戏很苦,也要耐得住寂寞。可是由于喜欢,万晓慧很享受这种枯燥而艰苦的生活。当年一起学京剧的同学,许多早已离开了这一行,但她始终坚守着一方舞台。“成于坚韧,毁于急躁”,是她的座右铭。

  万晓慧学了十几年青衣,不断得到名家传授。她向王婉华、薛亚萍学演过张派的《望江亭》、《状元媒》、《秦香莲》、《诗文会》等,向刘秀荣学演过《白蛇传》,还向沈福存学演过《春秋配》、《凤还巢》。

  万晓慧在艺术道路上一步步成长。她扮相俊美,嗓音甜美,身段优美,所演绎的人物形象别有韵致——

  “夫在东来妻在西,劳燕分飞两别离,深闺只见新人笑,因何不听旧人啼……”她是《秦香莲》进京寻夫的秦香莲,凄切而悲愤地控诉着陈世美的忘恩负义。

  “自那日与六郎阵前相见,行不安坐不宁情态缠绵……”她是《状元媒》中倾慕六郎的柴郡主,将女儿家心事唱得柔肠百转。

  “怀抱着年幼儿好不伤情……”她是《楚宫恨》里忍辱负重、深明大义的马昭仪。

  从“游湖”到“水漫金山”,从青衣花衫到刀马旦,唱做念打、文武兼备。她是《白蛇传》里善良坚贞、缱绻深情的白素贞……

  于是,越来越多的戏迷知道省京剧院有位年轻的张派青衣,唱起戏来“是那么回事”。她每次在京韵大舞台演出,都会有戏迷专门来捧场。

  去年中秋之夜,作为湖北省京剧院的唯一代表,万晓慧在央视“天涯共此时”全球华人中秋京剧演唱会上,以《状元媒》里的精彩唱段赢得满堂喝彩。

  机会再次来临。省京剧院院长朱世慧大胆地决定,让万晓慧、王铭两位“80后”新秀挑梁主演六京节参赛剧目《建安轶事》。她既激动又忐忑:自己能否演好蔡文姬这位历经沧桑、“很有故事”的旷世才女?

  第一次演这种新编大戏,没有经验可循,得靠自己揣摩。每天导演9点钟来排戏,万晓慧就提前一个小时到,默戏、酝酿感觉;每次排演,她都高八度地唱,好让导演看出效果,进行改进;晚上回到家,她顾不上休息,读蔡文姬的诗文、唱《胡笳十八拍》。虽然舞台上只有蔡文姬抱琴出场的动作,但她还是专门学了点弹奏古琴的知识。

  为了排这出戏,万晓慧整整瘦了4公斤。

  她是在用心去“读”这个人物:才华横溢却命运乖蹇,生逢乱世,颠沛流离,一嫁死别,二嫁生离,三嫁并非本意但最终真心相惜……渐渐的,她觉得自己就是蔡文姬。

  当万晓慧站上舞台,唱念做舞俱佳,观众们看到了一个“不一般”的蔡文姬。整台戏有120多句唱,包括多种西皮、二簧的主腔,还有南梆子、四平调、高拨子等,万晓慧都较好地演唱下来,唱腔极具张力,贴合人物心境。

  看过《建安轶事》后,省内外专家给予高度评价,认为万晓慧既在戏中较全面地展示了艺术功力,也显示了巨大潜力,是一位堪当大任的“角儿”。湖北京剧界又涌现出尖子人才,令人欣喜。

  观众们则用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,来表达对这位“蔡文姬”的肯定与喜爱。

  演这出戏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万晓慧说:“传承与弘扬京剧艺术必须要进行创新,但传统是根。”


手机魔域 https://ht.my.99.com/
星娱生活网